Day: December 3, 2020

李登輝故事(續)

【第97期】李登輝的功績與政治觀點,後人只有跳出藍綠情結,從更高的角度去看,才能理解他一生為什麼而做,為誰而做。| 薇羽看世間 20200801

從成都美領館撤離說起……

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美國外交官已撤離成都領事館。我們先說說習近平關閉成都美領館這件事。才過八年,習近平就忘了,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是他能夠保住自己、坐穩最高權位的風水寶地。 八年前,王立軍夜闖美領館事件震驚全球。 2012年2月6日,當時的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化妝逃出重慶,夜投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派人帶領幾十輛重慶警車追捕,包圍了領事館;四川省政府則派出警察保護美領館。同時,美國海軍陸戰隊也在領館內拉起防禦線,荷槍實彈待命。後來美國國務院的官員形容說:當時的情況很危險。 要知道,突然圍攻一國的駐外領館,就等於向這個國家開戰了。這個事件當時震驚國際。 也就是在成都領事館,王立軍告訴了美國政府,中共江派薄熙來、周永康、江澤民、曾慶紅等高層密謀已久的、正在實施針對習近平的政變計劃。 那時雖然是胡溫執政,但胡溫政令不出中南海早已不是秘密,中共高層的很多重要位置,都是由江澤民集團的人馬佔據。王立軍深知當時的政治形勢,如果把政變計劃報告給胡溫,可能在黨內就被消化了,說不定自己還被滅口。他選擇告訴美國,等於把這事公開變成國際焦點,才僥倖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在王立軍出逃美領館30小時後,成都領事館把王立軍交給了北京派去的公安部的人,帶回北京。王立軍確實保住了性命,只被判刑15年。 而美方把江派的政變計劃,告訴了當時正在美國訪問的中共儲君習近平,再通過華盛頓的一份報紙公之於眾。 習近平回到北京,與胡溫聯動。同年3月15日,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後來被判無期。原本,江派計劃讓薄熙來先在18大進入政治局常委出任政法委書記,之後再發動政變搞下習近平。政變的另一主角、時任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後來也被查處,被判無期。 王立軍出逃,選擇成都美國領事館作為庇護,成就了成都美領館代表美國政府助習近平一臂之力的這段歷史,毀掉了江澤民集團篡奪習近平權力的長久陰謀。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看,我說,今天習近平選擇關閉成都美領館作為報復,等於是拆掉自己坐穩最高權位的墊基石。中國人自古以來都講究個好意頭,當年江魔頭寧可造成哀鴻遍野的98年特大洪災也不肯荊江分洪,就是怕傷了自己的水族根脈。這下好,蓬佩奧選擇尼克森博物館發討共檄文,寓意拋棄過去對中共的放養政策、改為重拳出擊。這邊倒好,積極配合、自毀長城。表面上像是選擇了一個影響力小的使館,還順便了卻對美國以此作為據點觀察西藏事態的憂患。實則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不得不佩服習傯加速師。 如果說,川普政府在過去一年半載的對華政策處於合作、談判、到有局部對抗這樣一個階段的話,那麼,蓬佩奧的這個講話可以說是為這個階段劃了一個句號,正式宣告終結過去半個世紀美國為利益對中共綏靖妥協的舊模式。川普總統指揮的這艘美國航母已經完成了180度的轉向、現在炮火全部對準了中共。 有人形容蓬佩奧的講話是臨戰宣言,我覺的很恰當。川普、蓬佩奧都開始使用「中共」的字眼代替中國,用「習總書記」代替習主席,擺明了就是不承認中共作為執政黨的合法地位,只把你當作一個犯罪組織。 蓬佩奧演講後在回答問題時特別提到,習近平通過修改制度,成為毛之後最獨裁的一個中共黨魁。中共滿嘴跑火車,毫無誠意。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2015年習近平在白宮向歐巴馬承諾,不會將南海軍事化。他說現在去搜一下谷歌地圖,你就看到了他的承諾是如何兌現的。 此外,蓬佩奧還闡述了美國的總體行動策略,首先要改變合作夥伴對中國共產黨的看法,建立一個新的國際民主聯盟。面對代表民主自由的美國與代表共產極權的中共,每一個國家最終都必須選邊站,蓬佩奧說這不是選擇穿那件襯衣的關係,而是在自由與暴政之間做選擇。 他指出跟當年冷戰不同的是,中共已經通過各種手段,滲透到了自由世界除太空之外的每一個領域,因此保持每一個民主國家自身的潔淨非常重要,就是指不能被中共的各種後門、軟體等侵蝕。這些後門、軟體應該就是指華為、zoom等中國公司。蓬佩奧後來在另外一個講話中談到,美國將資助一些小國換下華為的設備。 蓬佩奧特別點名紐約時報在7月22日發表的一篇社論,指其觀點與美國人民的生活方式截然相反,一眼就看出是中共的論調。紐時刊發這樣的社論,卻不做任何點評,等同於允許中共借船出海,替中共宣傳。他提醒這樣的美國媒體、公司,比如好萊塢等,不要繼續自我審查,要做出正確的判斷和選擇。 說到這個問題,我不得不感嘆川普團隊的執行力和行動力。就在蓬佩奧演講的第二天, 7月24日,美國國土安全部就宣布成立中國工作小組,給中共列出七宗罪,第一條就指中共假新聞破壞扭曲美國民主。 在國土安全部近期要實施的行動中,第一條也跟意識形態領域相關。國安部將與各行業業界和各州、地方和地區政府合作,打擊中共虛假宣傳運動、和那些歪曲美國公共資訊,破壞對美國民主信心的事務。 ...

列寧與斯大林的真實面目

在前面幾期節目中,我們探討了共產主義的起源。共產主義它不是人間的什麼思潮,而是一群崇拜魔鬼、信奉法蘭克主義的大富翁們,雇用像魏薩普、馬克思、恩格斯等同樣信奉魔鬼的知識精英,躲在諸如光照幫-共濟會等秘密社團裡陰謀策劃、編造出的一套魔鬼教義,然後騙取『無產階級』為其充當炮灰,是專門用來禍害人類、毀滅人類的邪靈。

訴任志強 抓明天系 習近平三面樹敵

在北京當局宣布接管明天系之後,隱身21天的習近平終於現身了,更令人意外的是,他主持召開了一個高規格的企業家座談會。這原本是國務院總理的工作,而且李克強在一周前,才剛剛主持召開了經濟專家和企業家座談會。習近平想要幹什麼? 7月17日,號稱中國民營規模最大的金融集團公司明天系,旗下九家公司被中共銀保監會和證監會接管,九家公司涉及保險、信託、證券和期貨領域。這是繼包商銀行被銀保監會接管後,明天系旗下的資產再次被處置。當局稱這次接管的九家公司資產總和有1.2兆元人民幣,其中華夏人壽約佔一半。這意味著明天系旗下的核心金融機構被瓦解,明天系成為昨天系。 當局稱在最近幾年的調查中,發現明天系的這些公司存在金融風險,償付危機不斷。但這個說法遭到了明天系的反擊。明天集團在18日發出「嚴正聲明」,公開挑戰監管機構。聲明說,公司創始人肖建華在2017年初「被返回大陸後」,明天集團一直配合監管部門的調查,並積極進行資產處置,公司也不存在流動性風險,指監管機構誇大了風險。聲明還質疑監管機構這樣高調宣布全面接管,「用意何在?」 作為一個民營金融公司,明天系敢向專政政權下的監管部門叫板,實在罕見。習當局現在接管明天集團,這個時點也很耐人尋味。 明天系的實際掌控人肖建華,2017年1月就在香港四季酒店,他長住的地方,被所謂「強力部門」的人帶回大陸,配合調查「經濟犯罪」。但肖建華創辦的明天集團,與中共權貴勾兌的範圍之廣,觸及的層面之高,非一般民企所能及。 肖建華是山東泰安人,1986年考入北大法律系。他還是北京市大學生學生會主席。他們那批大學生正好經歷了1989年學運,不過,肖建華當時是跟黨保持一致的。1999年,他創建明天控股公司,超速發展,到2016年末,明天系所控的金融機構資產規模已超過3兆元,同時還涉足實體、科技等領域。 早在中國資本市場剛起步時,肖建華就成為第一批為北京權貴家族打點業務的「白手套」。他也不像一般人只為一個家族服務,而是為多個權貴家族打點,包括江澤民的大軍師曾慶紅家族、賈慶林家族等。 《紐約時報》曾報導,2009年,肖建華持有大量股份的包頭明天科技公司,就出資3.5億人民幣,收購北京昭德置業的一間房地產公司,昭德置業董事長就是賈慶林的女婿。賈慶林則是江澤民的親信,曾是中共的第四號人物,任政治局常委直到2012年。 而肖建華的兩家殼公司以37億元,鯨吞國企山東魯能集團,2007年被《財經網》曝光後,轟動一時。當時山東魯能的賬面價值是738億元。這筆交易的真正收購人則是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時任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也暗中協助,促成這筆收購,討好江派人馬。後來在中共18大上,張高麗被江澤民、曾慶紅塞入政治局擔任常委。 明天系攀附著江派這些中共的最高層權貴家族,如今突然被接管,看似叫板監管機構,其實也就是向習近平叫板了。只不過明天系的嚴正聲明發表幾小時後,就被社媒體屏蔽了。 最近有內部消息說,肖建華即將被送往司法機關,也就是說,肖建華在被抓將近4年,現在即將有了結果。相比安邦集團的吳小暉案,吳在被抓了2年後就被判刑18年,而肖建華案為什麼被抓了3年多了,還遲遲沒有宣判? 我們先來回顧一下吳小輝案,吳小輝案背後的勢力並沒有外界想像的那麼大,而且,鄧家早已表態,早已與吳曉輝切割,所以判處吳小暉就相對容易很多。而前一段時間,媒體傳出吳小暉案涉及背後的習近平、王岐山家人,其實就是吳小暉背後的勢力,對習近平的一次警告,但基本掀不起大的風浪。 而肖建華案就不一樣了。據《南華早報》2018年9月報道,肖建華非常配合調查,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該案可望很快結束。但為什麼那隻靴子遲遲沒有落地,正式宣判來的那麼晚呢? 熟悉在中共高層派別的人都知道,肖建華案複雜的原因,就是因為涉及到江澤民、曾慶紅等一大批大佬們。如果內部鬥爭沒有達到平衡,肖建華案就不能宣判。因此,肖建華案也成了習近平手裡的一把「達摩克里斯劍」,懸在江曾的頭上,就看什麼時候需要拿出來亮一亮。 那麼,習近平為什麼選在這個時候接管明天系?我們知道,習近平在香港返送中、台灣問題、美中貿易戰、國安法等一些列國內國際大事上,到處樹敵,自己也搞得焦頭爛額,所以黨內反對習近平的聲浪不斷,甚至要開常委會投票罷免習。所以,今年的北戴河會議,成了中共內部權鬥的一個爆發點。 中共慣例舉行的北戴河會議,一般在每年夏天7月底到8月上旬,在北戴河舉行,同時避暑療養。北戴河會議通俗點說,就是老人干政。已經退下來的大佬們,比如江、胡兩代常委們,以及上一屆退下來的常委等,實際人員範圍可能比這更大,他們要就現任當權者的工作做點評,提建議,甚至讓當權者退居二線。目前習近平就面臨最後這種情況。 也正因為如此,習近平需要趕在北戴河會議之前,擺平一些反習勢力。我們看到,肖建華的明天係被接管,隨後明天系發出嚴正聲明,被消聲幾天後,然後已經「隱身」二十一天的習近平於7月21日現身,再傳出肖建華案即將宣判。這一系列現象,說明習近平在最新一輪的黨內權鬥中,遇到了強有力的、特別是來自江曾勢力的反撲,但現在基本已經擺平。 在過去幾個月,習近平還接連拿下數名公安部副部長,北京衛戌軍區司令換人,還有傳言江派的孟建柱被送醫,並且宣布將要對政法委掌管的公安、司法系統「整風」,進一步清洗周永康的人馬。也正好佐證了這一點,習基本搞定了江曾。 不過,縱觀習一尊目前孤家寡人的處境,今年的北戴河會議開成開不成,也是一個未知數。因為習近平的對手,不僅僅來自於江曾派系,還有來自於本來反對江曾、但比較親習的中間派,以及原來站在習近平一遍的高層。 我們來看看習近平7月21日下午在北京主持召開的企業家座談會。這個會本身就開得很出人意料,傳遞的信息也很多。在北京主持召開企業家座談會,這等於是公開搶李克強的權。怎麼看目前北京高層的動向? ...

Page 1 of 4 1 2 4

按日期瀏覽

最熱文章

最新文章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

Add New Playlist